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 正文

下次来,我要看遍武汉繁华

来源: 太原晚报

  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武汉 多云有小雨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来武汉,还记得当时这座生龙活虎的城市是怎样的人头攒动、生机勃勃,如今的寂静,让人心痛……2月27日,武汉市肺科医院11层病区迎来了大批疑似患者。2月28日下午,身着防护服的我进入隔离病房查房。患者们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一路答疑解惑下来整整用了三个小时,我的声音逐渐开始嘶哑。晚上10时许下班回到住地,已经食不下咽。洗澡时候,突然感觉脸上有点疼,这时才发现脸颊被口罩卡破了皮。

  这几日,5位医生轮番上阵,忙得精疲力尽。

  南志勇是我们中间最年轻的队员,平时一到饭点他就会忙前忙后,招呼大家,可是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取回盒饭,敲了半天门,才把小南叫醒,刚下夜班的他睡眼惺忪、疲惫不堪;王永明主任的门敲了很久都无人回应,电话也无人接听,想着昨天从医院离开时他憔悴的面容,大家慌了……电话终于通了,原来已经56岁的他刚上完夜班又紧接着进入隔离病房查房,根本没有回来休息。于是我们约定,每天下班后大家在群内要互报平安,一定要整整齐齐地来,平平安安地回。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女儿发来了自己写的一首诗,“春潮随雨落,白衣赴江城,岿然笔作刀,鞭鸣长戈横,风寒汗不干,丹方丹心生,守桥盼锁开,抱膝待归程。”心中百感交集,眼眶竟然湿润了。

  在和一位65岁的男性患者交流中,我问他怎么染上新冠肺炎的?他说:“开始是我34岁的儿子先感冒了,输液治疗了几天没有好,到医院确诊是新冠肺炎,医生说很严重,需要住ICU……”他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我连连安慰,却觉得自己的语言是那么苍白无力——千言万语不如用我所学,倾尽全力去医治好他们。

  我相信,在举国上下的共同努力下,不久的将来,武汉长江大桥将恢复往日的车水马龙,武汉人民会回到东湖边闲庭漫步的美好生活。希望我第三次来到武汉,可以在珞珈山赏樱花,在黄鹤楼登高远眺,在户部巷尝遍小吃,在轮渡上欣赏两岸的五彩斑斓……

  山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心病科 胡志耕 主任 口述   记者 张波 整理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