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 正文

绛县西吴壁遗址成功入选2019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来源: 山西晚报
内容提要:通过对出土冶铜遗存进行科技检测,可知西吴壁遗址冶铜作坊的产品为纯铜,说明该遗址是一处以冶炼纯铜为主,兼可制作小型工具的聚落。这是学界首次在邻近夏商王朝的腹心地带发掘专业冶铜遗址

  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宣布了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的6个入选项目,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成功入选。其余5个入选项目分别为山东滕州市西孟庄龙山文化遗址、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洪河遗址、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湖北随州市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和青海乌兰县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

  西吴壁遗址位于运城市绛县西吴壁村南,南距中条山仅数公里。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于本世纪初在运城盆地开展区域系统调查时发现该遗址。2018年3月,在多次勘察的基础上,中国国家博物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及运城市文物保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西吴壁遗址进行了大规模考古发掘,发现大量二里头、二里冈时期的冶铜遗存。2019年春秋两季,联合考古队继续在西吴壁遗址开展考古勘察与发掘工作。

  西吴壁遗址二里头、二里冈期遗存分布面积约70万平方米;中心区位于遗址东部,面积约40万平方米,包括偏北的居址、墓葬区,以及中部偏南、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冶铜遗存集中分布区。发现了大量龙山、二里头、二里冈及周、宋等时期的遗迹与遗物,其中以二里头、二里冈期冶铜遗存最为重要。在二里头、二里冈期灰坑中还发现了用于铸造小型工具的残陶范、残石范,说明西吴壁遗址除冶铜外,还可铸造一些工具。新见二里头期木炭窑、二里冈下层冶铜炉,以及二里头和二里冈期的其它冶铜遗物,与先前发现的冶铜遗存一起,丰富了西吴壁遗址的内涵,呈现出一种规模大、专业化程度高的冶铜作坊形态,为深入研究早期冶铜手工业技术及生产方式,乃至探索夏商王朝的崛起与控制、开发、利用铜这种战略资源之间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据专家介绍,通过对出土冶铜遗存进行科技检测,可知西吴壁遗址冶铜作坊的产品为纯铜,说明该遗址是一处以冶炼纯铜为主,兼可制作小型工具的聚落。这是学界首次在邻近夏商王朝的腹心地带发掘专业冶铜遗址,填补了冶金考古的空白,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评选现场,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材料史研究所研究员李延祥对西吴壁遗址进行了点评。他指出西吴壁考古发掘的意义重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为研究二里头类型和东下冯类型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和依据;第二,为研究二里头与二里冈的关系提供了实物资料。“另外,在历来的考古调查中,中条山内发现了较多铜矿资源,甚至还有砷、锡等资源,是下一步探寻三代时期甚至更早采矿及相关遗址的重要区域。”李延祥说。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