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 正文

一袋生活垃圾的“旅行记”和“变形记”

来源: 太原晚报 作者:郜蓉 文/摄

  “我”是一袋生活垃圾,产生于太原市一户居民家中。“我”圆溜溜的“肚子”里有果皮、废报纸、食品包装袋、塑料瓶、菜叶和一些残羹剩饭。

  11月26日晚,主人出门前又将“我”仔细分类,最后将剩余的生活垃圾放进垃圾桶。“我”的“旅行”开始了。

  这是“我”的“旅行日记”,也是“我”的“变形记”。

  第一站:居民区的垃圾桶

  时间:11月26日20:47

  地点:金刚里小区北二巷10号院2号楼

  人物:张成芳

  “我”的主人叫张成芳,是位很会生活的主妇。出门前,她已经为“我”减肥——将“我”肚子里的废报纸、塑料瓶单独放,扔垃圾时将它们放进小区的垃圾分类回收箱,剩余的生活垃圾放进小区的垃圾桶。

  小区垃圾桶是“我”走出家门“旅行”的第一站。在这里,“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小区保洁员赵阿姨,她为“我”进行了二次瘦身。

  有人说,世界上本没有垃圾,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中可利用的物品越来越多。

  对此,“我”十分窃喜。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垃圾分类和回收利用。和同伴们聊天,“我”才知道,“我们”所生活的太原市是全国46个生活垃圾分类重点城市之一,现已初步建立了餐厨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大件垃圾、装修垃圾等为主的分类收运体系。

  其实,“我”希望自己更苗条一些。

  第二站:金刚里小区垃圾站

  时间:11月27日5:13

  地点:金刚里小区北二巷的垃圾站

  人物:王佳佳刘建强兰鹏

  11月27日清晨4:36,室外温度为零下七八摄氏度,人们还在熟睡中,位于丈子头的杏花岭区环境卫生队的大院内已是一番忙碌景象,时不时响起的垃圾收运车的启动声打破了冬的沉寂。垃圾清运工王佳佳坐接送车到大院内,来不及喝口热水,就和同组的刘建强、兰鹏开始为当天的出车做准备。

  清晨5:13,天色还是一片漆黑,“我”和同伴们“熟睡”时,听到垃圾桶外一阵热闹。刘建强、兰鹏走过来,一人拉起一个垃圾桶,在王佳佳的操作下,不由分说地将“我”送上了垃圾车。前一晚“闲聊”时,垃圾桶告诉“我们”,王佳佳、刘建强、兰鹏是垃圾清运工,人类称他们为“城市美容师”。

  几分钟后,“我”和同伴填满了半个车厢。听说过去的旧款垃圾车,旅途中常有伙伴散落,影响到市容。如今“我们”都被装进全密封的车厢,再也不担心被搞丢了。5:31,王佳佳轻轻地关上车门,带着“我们”静悄悄地离开了小区,“我”的主人一定还在睡梦中。

  随后,三位环卫工人带着“我们”又进入多个小区收运垃圾,“我”躺在车厢内“欣赏”了一下他们的操作方式,还“听到”了他们的聊天。

  王佳佳车技一流,总能在每个小区找到一条最靠近垃圾桶站的通道。收运垃圾时,刘建强、兰鹏十分熟练,倾倒一桶垃圾也就两三分钟。

  在他们的聊天中,“我”才知道环卫工人的工作有多么辛苦。

  王佳佳住在城市的西南角晋源区健康北街,每天要坐接送车来到城市的另一端东北角杏花岭区丈子头环卫清运队上班。为准时到岗,平时他清晨4:30出门。自从开展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活动以来,太原市大街小巷和各个小区都在大扫除,垃圾量成倍增加,王佳佳和同事们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了,常常不能正点吃饭,回家更晚了。

  第三站:梅花苑垃圾中转站

  时间:11月27日7:14

  地点:新建路与金刚堰路之间的北大街北侧

  人物:郭太生张太生

  清晨7:14,“我”被带到了位于北大街北侧的梅花苑垃圾中转站,这里静悄悄的,一进入操作间,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在这里,“我”被倒进了压缩仓,工作人员把“我们”压进了密封的吊厢里。原本还圆鼓鼓的身体,瞬间就变成了一片儿。

  在环卫工人的言谈中,“我”得知这是一个24小时全天候运行的垃圾中转站,主要用于附近小区生活垃圾的转运,郭太生是值守这里的一名环卫工人。他说,因为收运量的增加,两三点钟大家才忙完前一晚垃圾的转运。

  这时,杏花岭区环境卫生队业务科的科长张太生也来到垃圾中转站。原来,张太生是来“求助”郭太生的。

  清晨6点张太生就出门了,他和几位同事巡查生活垃圾的收运情况。一个多小时里,他既要打电话安排车辆出动,又要随时查看微信工作群的反馈或是回复,张太生的两个手机都没电了,正好途经垃圾中转站,他就顺道来借充电器。

  听完了他们的故事,“我们”继续“旅行”。垃圾中转站并不是“我们”的归宿,“我”即将前往几十公里外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开启“我”的变身之旅。

  第四站:康恒太原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时间:11月27日10:48

  地点:清徐县柳杜乡东南社村

  人物:李静

  当“我”来到清徐县柳杜乡东南社村时看到,一片开阔的土地尽头,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烟囱。

  “看,新建好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处于试运行阶段。”李静是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她向每位前来的环卫工人讲解着这里的运作方式。

  进入发电厂后,“我”被倒进一个大仓库,再进入焚烧发电系统,温度达到上千度,充分燃烧后,“我”就变成了电。

  由于目前这里仍处于试运行阶段,还不能将产生的电送到千家万户。

  垃圾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气体总会让不少人担忧。李静介绍:“燃烧产生的烟气会经过多次处理,这里的烟气净化程度已超过比国标还高的欧盟2010排放标准。”

  听到这里,“我”放心了。在大家的讲述中,“我”学到很多新知识。太原市每天产生各类生活垃圾约4500吨,之前约三成采用焚烧发电方式处理,其余则采用卫生填埋方式处理。

  同舟焚烧发电厂是太原市首座垃圾焚烧发电厂,自2007年初投用至今,已累计无害化处理生活垃圾超过400万吨,上网发电约10亿千瓦时。今年9月底,运行了12年的焚烧发电厂暂停运行,实施提档升级改造。

  “我”目前所在的康恒太原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是太原市新建的又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式投用后,每天可处理生活垃圾3000吨,年发电量可满足30万户家庭一年的用电。另外,阳曲正在新建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主体工程已完工,明年可以投用。到时候,这座城市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基本实现全部焚烧处理,实现生活垃圾的资源化处理。

  这是“我”15个小时的“奇遇记”。“我”非常荣幸,从市民家里的生活垃圾中来,最终又以另外一种形式——电,完成了“我”的使命。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