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 正文

产假期满 分身乏术

职场妈妈想说——我的二胎宝宝谁来带?

来源: 太原晚报 作者:李晓琳
内容提要:孩子半岁之后,职场妈妈们要投入到工作中,白天基本无暇照顾年幼的宝宝。尤其是尚处哺乳期的妈妈们,工作期间如何给宝宝喂奶变得令人抓狂

  二胎时代已然到来。2015年,随着二胎政策全面放开,不少赶搭“末班车”的“80后”父母们踊跃加入到生二娃的行列。喜悦的同时,一系列的现实问题随之而来,“二宝”谁来带成了凸显的问题。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让不少二胎家庭看到了曙光。欣喜之余,隐忧尚存,政策落地之前,“幼有所育”的问题仍困扰着许多人。

  1 临近上班,焦虑爆棚

  “人到中年,力不从心!真不敢想象上了班的日子会是怎样的狼狈不堪……”微信朋友圈里,一位“80后”二胎妈妈的感慨引来众多围观者的同情与安慰,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这位妈妈充满焦虑的情绪。读着这条信息,身份、处境相同的许言苦笑一声,这不也是自己的真实写照吗?

  许言,今年37岁,在各种因素促使下“勇敢”踏上生育二胎之路。今年1月,“二宝”降生,彼时大宝上小学一年级不久,“儿女双全”,让她顿感自己就是“人生赢家”。然而,喜悦仅是短暂的,很快,焦头烂额的日子就让她感觉透不过气来:家中老人年迈,爱人工作又特别忙,一日三餐、辅导作业、陪“大宝”上兴趣班、奶瓶尿布满天飞、全家人的吃喝拉撒……“超人妈妈”的角色令她忙到开始怀疑人生。

  眼下,产假即将休满,“二宝”谁来给带的现实问题,更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老人帮着带孩子显然不现实,请保姆又将面临多重“严峻现实”。“好点的保姆每个月怎么也得四五千元的工资,价高暂且不说,主要是心里不踏实,那么小的娃让外人带不放心,真能愁死人!”许言坦言,离上班的日子越来越近,她的焦虑情绪也与日俱增,试想过无数种托儿可能,甚至想带着孩子去工作,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说,有时候甚至有点妒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父母们,单位里的“托儿所”解决了多少双职工的后顾之忧,工作、养娃两不误。然而,“没人带娃”成了许言当下一块最大的心病。

  2 老人带娃,心力不足

  像许言这样“孤军奋战”的二胎妈妈的确令人怜惜,不过,也有不少“身边有靠”的二胎妈妈们同样面临养育孩子的现实问题。在本市一家私企工作的董乐,比起许言来说,虽然有老人能够帮忙,但她感觉日子过得一样很凌乱。

  “‘二宝’刚1岁,路还走不稳,身边一刻也离不开人,真是苦了我父母。”提起老人给自己带孩子,董乐心里满满的内疚。今年35岁的她在单位是业务骨干,曾经为自己24岁就生了孩子、事业也没耽误而感到很庆幸。去年,意外怀孕生了二胎后,生活随之发生巨大变化。

  “生个二娃是真好,但就是太累人。”董乐说,中年得子,日子变得很不适应,现在,孩子由公婆帮着带,但毕竟两位老人年近古稀,心有余而力不足,更谈不上科学养育。今年过年前夕,婆婆因为劳累过度还住了几天医院,家里真是乱成一锅粥。

  “有时真想辞职照顾全家老小,可任性的想法过后仍被现实打回原形。”考虑到家人的不易,董乐这段时间一直踅摸着找个靠谱的幼儿托管机构,可一圈打听下来,能接收的孩子最小年龄也得两岁半左右。她告诉记者,也有部分亲子园接收低龄宝宝,但入园需要一位家长陪同,这等于又给她出了一道难题。

  3 二孩放开,托幼缺位

  不论许言,还是董乐,她们的现实困扰也是万千职场妈妈的真实写照,一边要工作,一边要养娃,两者之间如何找到平衡,其中之难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据了解,全国大部分省份给女性6个月的产假,这意味着,孩子半岁之后,职场妈妈们要投入到工作中,白天基本无暇照顾年幼的宝宝。尤其是尚处哺乳期的妈妈们,工作期间如何给宝宝喂奶变得令人抓狂。智联招聘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仅有8.22%的公司设有母婴室,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职场妈妈无法实现工作时间正常喂养宝宝。托育机构的存在,是否可以缓解现实尴尬?目前,省城的托育机构情况如何?就此,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不好意思,3岁以下的幼儿我们不收。”5月24日,太原市教育局向社会公布公办幼儿园招生计划。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太原市育蕾幼儿园,称宝宝1岁多可否入园,得到明确为“否”的答案。这位工作人员说,该园曾经接收过临近3岁孩子春季入园插班,但目前已没有这样的“小小班”。随后,记者走访了“育”字头以及西羊市、萌萌等多家公立幼儿园,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一致,3岁以下幼儿无法入托。

  “您家宝宝多大?我们今年下半年有可能开设托幼班。”采访中,一家公立幼儿园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通过近期家长咨询报名情况发现托幼需求猛增,该园有意向招收部分2岁左右的幼儿,以解二胎家长的燃眉之急。不过,学费一年大概4万元,班容量约五六人,将提供“一对一”的托育服务。采访中,市教育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也表示,为解决入园难等问题,近些年,公立幼儿园基本都取消了托育班,即便有的幼儿园会在孩子入园前开设亲子班,但需家长陪同上课,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托儿所。

  4 托育缺口,深入探索

  婴幼儿的照护服务事关婴幼儿健康成长,事关千家万户。目前,我国有3岁以下(不含3岁)婴幼儿5000万左右,而照护服务供给不足。有调查显示,目前婴幼儿在各类照护服务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近八成的婴幼儿是由祖辈参与看护和照料,社会普遍反映家庭婴幼儿照料负担较重。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分别对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明确了各自的措施。

  “终于看到希望了,就盼政策落地的速度能够再快些。”许言看到这条消息,难掩心中期盼。婴幼儿照护领域的顶层设计应运而生,无疑带给众多二胎妈妈一线曙光,而不少幼教机构纷纷“试水”幼儿照护服务,以满足家长需求。在我市,太航幼教集团从2010年开始探索托育一体化服务,积累了许多经验,近期,太航幼儿园申请了市发改委的托育一体化试验基地项目。

  “来,跟老师一起拍起小手唱儿歌。”在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中间一个院子里,云惠豆豆幼儿园里传出幼教和蔼的声音。十几个幼儿中,两个“低龄宝宝”格外引人注意。“这个大点儿的2岁、那个小不点才1岁半。”负责人任云说,这两个宝宝都是家中二胎,别看他们小,适应能力挺强,但仍需特别照护,老师们像妈妈一样呵护着他们。一日三餐细化,时常抱在怀中,一口一口喂饭成了该园“特色”,受到家长一致好评。该幼儿园在0-3岁幼儿托育方面进行着尝试与探索,也迈出民营幼儿园破解“入托无门”社会难题的希望之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日本,宝宝最小6个月就可以入保育园;在瑞典首都,政府确保所有1周岁的儿童都能入托,0-3岁全托在国外已趋向成熟。目前,国内专业标准的托幼机构缺口较大,不过,相信通过政府主导、民办同步、社会各方携手,“幼有所育”的难题将迎刃而解。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