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 正文

治理民营医院“手术中加价”要打“七寸”

来源: 太原晚报 作者:罗志华

  10月23日,来自云南省的姚先生在兰州现代男科医院进行咨询和检查,医生根据检查结果要他做包皮切割手术,他按照公开的价格交了538元。但术中医生以姚先生有淋巴管炎为由停止了手术,说必须再缴纳15300元手术费才能继续。姚先生在局部麻醉状态和极度害怕情况下,拖着伤口到楼下又缴费12000元,并在手术后又网上借贷3300元缴了费。(12月5日澎湃新闻)

  类似的事例可谓不胜枚举,这还不包括一些隐性的、性质不太恶劣的术中临时加价行为。并且,“术中加价”绝大多数都发生在民营医院里,公立医院鲜有耳闻。这种现象,给分析“术中加价”屡禁不止的原因,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首先,在公立医院里,收费极为严格,医生不参与收费,医生做一例手术,自己只能得到相应的劳务费,患者交多少钱,与医生的收入几乎不存在直接关系。但在部分民营医院里,一例手术下来,医生多收多赚,手术费与收入直接挂钩,且怎么收费,医院大多不干涉,由医生个人说了算。

  其次,在公立医院里,假如医生犯了错,不仅在同事面前抬不了头,而且医院也不会放过他,医生就会格外珍惜自己的羽毛。但在部分民营医院里,不仅医院与医生之间的关系十分松散,而且同事之间也多是临时组成的班子,随时都可能一拍两散。在部分民营医院里,“能赚钱才算本事”是其价值观,独特的人事关系、随时流动的工作人员,导致这些医院里的部分医生缺乏耻感和责任心。

  此外,产生医疗纠纷后,患者与公立医院的官司还好打,但与部分民营医院的官司很不好打。公立医院的组织性强,主管部门明确,医生也无法逃避责任,患者找得到主、说得清事、拿得到补偿。但在部分民营医院里,“出了事就走人”是普遍现象,不仅监管部门容易“一拳打在棉花上”,而且患者维权往往也找不到门。

  部分民营医院的财务、人事管理等方面的不同之处,是“术中加价”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对此,相关部门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比如不允许民营医院承包科室等。然而,公开承包即使没有了,“多劳多得”等变相承包仍然存在,只有彻底让收费与医生的收入脱钩,“术中加价”方可避免。同时,有必要建立起全国联网的医务人员信息管理系统,并严格实现黑名单制,当医生在一个地方因“术中加价”被查后,他走到哪都会带着这个污点,“术中加价”等顽疾才有望得到根治。

(责编:张凯)